歡迎來到長沙市博研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官網!
  • 企業人才培訓

    0731-88684634

  • 黨政內訓專線

    13973121158

新聞中心/ News
您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黨政資訊

追夢在新時代的春天里——革命圣地延安告別絕對貧困巡禮

發布時間:2019-05-09  瀏覽量:3729


新華社記者

五月的陽光溫暖而燦爛,灑照在延安市吳起縣張灣子村的一座農家小院內。

這里,是中央紅軍長征到達陜北后的第一站。

73歲的戶主張瑞生一生都守護于此。“那時候苦,父親只有幾碗剁蕎面來招待毛主席。現在,延安脫貧了,肉啊,蛋啊,天天都有!”

延安脫貧了!

2019年5月7日,隨著最后兩個貧困縣延川、宜川脫貧退出,革命圣地告別絕對貧困。

這是延安發展史上的一次跨越,是中國共產黨帶領老區人民追夢新時代的生動注腳!

院外,天高云淡,山峁如黛,峻拔疊翠,牛羊成群……早已不是張瑞生兒時記憶中的貧窮模樣。

這份責任,一諾千金

延安,中國革命的圣地,黨中央曾在這里戰斗了13年,孕育出偉大的延安精神。這片厚重的黃土地,同樣見證了延安人民與貧困抗爭的不屈歲月。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抗戰時期的延安城(資料照片);下圖為4月23日拍攝的延安城(新華社記者劉瀟攝)。 新華社發

據《延安地區志》記載,從明初到新中國成立前的580余年間,延安共發生旱災、洪澇、冰雹等災害200余次。直到上世紀70年代,延安農民人均糧食產量尚不足250公斤,許多農民難保溫飽。

很多老一輩延安人都曾有過這般記憶:缺水的墚峁是“和尚頭”,喂不飽煙熏火燎的“灶口”;春種一面坡,秋收一瓢糧,喂不飽倒山種地的“人口”;羊蹄一踩就倒,羊嘴一啃就光,喂不飽漫山遍野的“牲口”。

改革開放后,延安發展日新月異。但受自然條件、經濟基礎等制約,到2014年底時,延安仍有693個貧困村,7.62萬戶、20.52萬貧困人口,貧困發生率為13.2%。

延安,13個區縣,總面積3.7萬平方公里。各區縣發展情況迥異,貧困分布與致貧原因不盡相同。

讓老區人民過上幸福生活,這是中國共產黨人的鄭重諾言。

在陜甘寧革命老區脫貧致富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增強使命感和責任感,把老區發展和老區人民生活改善時刻放在心上、抓在手上,真抓實干,貫徹精準扶貧要求,做到目標明確、任務明確、責任明確、舉措明確,把錢真正用到刀刃上,真正發揮拔窮根的作用。

“延安牢牢把握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精準脫貧’這個方針,堅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因村因戶因人施策,對癥下藥,精準滴灌,力保脫貧村村過硬,戶戶過硬!”陜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書記徐新榮說。

從白于山區到黃河沿岸,特色農業、文化旅游、電子商務……黃土高原的山山峁峁間,一幅幅決戰貧困的精細工筆畫徐徐鋪開:

在洛川,當地圍繞蘋果產業做文章,全縣95%以上的農戶從事蘋果生產。有勞動能力的2836戶貧困戶中,有2604戶建起果園。

陜西延安洛川縣頂端果業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在包裝蘋果(4月28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東奔西跑打工忙,不如蘋果樹上建銀行。”經過合作社帶動,洛川農民郝秀才種蘋果每年純收入超過3萬元。脫了貧的他,高興地唱起信天游。

在安塞,依托剪紙、民歌、腰鼓、農民畫和曲藝等5張“名片”,文化旅游產業風生水起,上千名貧困群眾從中受益。靠著打腰鼓,34歲的王毅走遍北京、上海,“打”走了貧困,還“打”來一段幸福婚姻。

陜西延安安塞區化子坪鎮的王婭婭(右一)和姚建珍(左一)在當地的就業扶貧社區工廠學習剪紙(2018年10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在陜西延安安塞區西營村,藝人在進行說書表演(2018年10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在宜川,電子商務服務網點覆蓋所有貧困村,帶動就業8520人。貧困戶開辦網店、微店124戶,年銷售額突破300萬元。

“一個個‘量身定制’的方案背后,是實事求是的脫貧思路。”延安市扶貧開發局局長朱東平說,結合當地實際,延安大力發展蘋果、棚栽、養殖三大農業主導產業。目前,全市僅蘋果種植面積就達374.4萬畝,43%的貧困人口直接從事蘋果種植,果樹上“摘”走了貧困,“摘”下了小車小樓。

圍繞產業精準發力,是延安脫貧攻堅的一個縮影。

窮有千種、困有萬般,解決的辦法卻只有一個字:干!

不到天盡頭村,就無法理解這里的老百姓為何對路有一種近乎癡狂的渴望。

這里是延長縣黃河沿岸最偏遠的一個自然村。村子有多遠?“天盡頭”的名字就是答案。

在65歲的村民馮玉琴的記憶中,家鄉似乎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路難行,僅是到鎮上的15公里,村民要“兩頭擦黑”才能勉強打個來回。“沒事的話,我整年都不出門,買東西還要靠鄰里互相捎帶,有村民連縣城都沒去過。”

路難行,小販到天盡頭村收紅薯也要“砍”上幾刀。從早年間的40多戶人到現在的9戶,有本事的人一走出去,就再也不想回來。

陜西延安黃陵縣雙龍鎮索洛灣村支書(左)和村干部在交流村里發展情況(4月28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書記,咱村啥時候能通路啊?”這句話,村支書劉海波被問過無數次。

精準脫貧,讓路終于修到“天盡頭”。2016年,到鎮里的柏油路全線貫通,天盡頭村的鞭炮聲,響徹云天!

從此,當地的紅薯、花椒一路走俏。馮玉琴喜不自禁,“客戶上門搶購,一斤紅薯就能賣到3元錢!”

“前幾年,村里人嫌天盡頭的名字不好,向縣里申請改成了‘添勁頭’。現在,這個‘添勁頭’才算名副其實。”劉海波說。

一條脫貧路,添了致富的勁頭。

一套安居房,添上幸福的甜頭。

村子掛在山頂。5孔破窯洞傳了3代人,20畝耕地廣種薄收。這樣的日子,安塞區坪橋鎮八里灣村的李天鵬曾經望不到頭。

更苦的記憶與水有關。全村人吃水都要靠旱井里滲出的山泉,剮一桶水就要幾個小時。水太過珍貴,洗完臉的要洗碗,最后再給牲口。年過半百,李天鵬甚至沒洗過幾次澡。

環境如此惡劣,又談何發展?

隨著易地移民搬遷的實施,這樣的日子走到了盡頭。在位于安塞城區的惠澤園移民安置小區,李天鵬兩室一廳的新家內干凈整潔。喬遷近半年,他仍覺得像是在做夢。

4月23日無人機拍攝的陜西延安安塞區位于道路兩側的惠澤園移民安置小區。 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只掏了1萬元就住進來了,政府還給我安排了公益性崗位,每月收入1800元。這日子,過去根本不敢想!”搬進新家那天,李天鵬痛痛快快洗了個澡。

時光是最忠實的記錄者。

截至2018年底,延安貧困人口降至5526戶10034人,693個貧困村全部退出,19.5萬人實現脫貧。

全市貧困發生率降至0.66%,建檔立卡脫貧戶人均純收入達8289元。1.73萬戶、5.63萬人易地搬遷,農村危房“清零”。全市農村水泥瀝青路、安全飲水、動力電實現全覆蓋……

分享到:
  • 手機網站二維碼

  • 關注更多,請掃碼

COPYRIGHT@2016-2024 .ALL RIGHT RESRVED 版權所有:長沙市博研教育咨詢有限公司
咨詢熱線:13973121158 地 址:長沙市岳麓區石佳沖路109號湖南大學北校區行政辦公大樓503室
技術支持:競網智贏  湘ICP備14006882號-2

在線咨詢

培訓咨詢

QQ客服 QQ客服


公眾號

咨詢熱線
13973121158
交談點擊這里
欧美亚洲日韩国产区三,无码日韩免费看A片,学生无码专区日韩AV